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

首页 > 天下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2020-07-20 12:14:22作者:芜湖新闻网
TAG:

小编带大家看看春秋战国四大奇人,商鞅都不能上榜,有一人去向至今是未解之谜!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说道奇人就不得不提一下春秋战国时期的鬼谷子了,做为中国历史上最具神秘色彩的人物,被后世人誉为千古奇人。鬼谷子精通于纵横之术,一生教育出500多位徒弟。其中更是有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,毛遂自荐这句成语的原型毛遂,苏秦、张仪、孙膑、庞涓等等,战国七雄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几乎都是出自鬼谷子门下。除此之外,鬼谷子还精通于占卜之术,可谓是占卜界的祖师爷。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春秋战国奇人之孔子,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。不同于鬼谷子的为师之道,一生只培养出四个旷世奇才。孔子被后世人尊称为万世师表,他的弟子多达三千多人,但是并没有出现对历史有影响的重量级人物,大都是品行端正,知识丰富之人。在那样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,孔子的思想能够在独树一帜的流传后世,本身就是个传奇。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春秋战国奇人之伯乐,俗话说事事略懂不如精通一点,做为从小学开始就出现在语文课本上的人。伯乐自然有他的神奇,传说有一次楚王听说伯乐是相马大师,于是就找到他,让他为其找一匹宝马。伯乐游历了很多地方,都没有看到合适的。后来有一天,伯乐遇到了一匹拉货的马,伯乐走到跟前,马瞪着伯乐好像在说着什么,于是伯乐就相中了这匹马。后来楚王骑上这匹马,果然是千里马。于是就有了“千里马常有,伯乐不常有”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春秋战国奇人之老子,作为道家的始祖,传说其是活了八百岁的彭祖后人。做过中国哲学的第一人,传言老子一出生就会说话,后来有了道心,悟出了“道”的奥妙,就连宇宙的真谛都被他看穿了。别无所求的老子想去看看世界,在路过函谷关时被守将强行留下,要求其将他的思想编写成一本书之后才能出关,于是就有了《道德经》。后来的老子骑着青牛,出了函谷关之后就再也没回来。后世人传说,他得道升仙,成为了太上老君。而他的去向之谜至今都无人可知。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春秋战国时期,是个百家争鸣的时代,是华夏文明百花齐放的一个时代。众多极富神话色彩的奇人,在这个时代一一绽放,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。很多古人的思想一直流传至今,而所谓的奇人,就是有区别于常人思想,也就是俗话中的跳出三界之外的人物。而相较于以上四人来说,商鞅也就小巫见大巫了。

为什么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?

历史课上老师只是告诉我们那个朝代的国都是什么,并没有教我们为什么是这个地方。可是为什么历朝都要把首府放到北方呢?其实从各朝各代的发展和兴盛衰弱来看。北方地势较高,传统观念上,是中国龙脉汇聚之地。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明朝也是因为燕王朱棣的篡权,起初大明朝的国都是在南京,将南京设为次都,后来也迁都北京。中国古代历史上建都城一般是有山有水,易守难攻,有险可守是很重要的,例如明代,明太祖朱元璋就是在应天(今南京)建都,就是认为应天有长江天险,历来都是北方游牧部落最头疼的问题,因为他们擅长骑兵,南方大山,大河,多不宜攻克,并且皇帝建都,都派朝中最擅长奇门遁甲,天文地理的人,选择有王气,能保帝国永世长存的地方建都。一般各个朝代帝王建都都会考录安全 扩张 交通 水患 漕运 经济 文化 这些重要的因素。

安全

中原王朝主要威胁来自北方游牧民族,看上去似乎南部更安全,其实不然,中国地形北高南低,北方具有居高临下的优势(冷兵器时代地理因素及其重要,即使现代战争地形地势仍是影响决策的重要因素),靠江河作为屏障很难抵御北方进攻。古代冷兵器时代打仗常识,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中原王朝从南方运粮到北方边境的花销太巨大了。而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发动的战争的成本却低得离谱,长此以往中原王朝势必会被战争拖垮。迁移到南方,否则要想保住黄河流域,就必须将政治、军事、经济中心北移,否则以当时的交通条件,难以有效应对北方战事。

因此要保住中原王朝,就需要至少保住甘肃-山西-燕京-山海关长城一线(一个例子就是唐末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后,整个宋朝虽然经济繁荣,但面对辽、金始终处于被动防守态势,最终被逼南迁后灭亡)为了保住这条防线,都城就不能太靠南。历史上凡是强大的王朝都是向北发展,最明显的对比就是南宋迁都杭州而朱棣却迁都北京。

交通

中国南方水网密布,虽然水运便利,但是修路反而不方便,总不能主要交通都依赖于水运吧,而且南方开发较晚,交通不如北方便利。蜀中、山西等地虽也各有优势,但交通问题不利于定都。

水患

都城不能离水太远,要保证漕运和大量人口的用水、灌溉,但也要防水患,如开封就是由于水患严重,宋以后既不在此定都了。

漕运

都城作为政治经济中心,周围必然人口密集,要想满足这些人口的生活需要,同时为了应付全国物资调配(战争、赈灾等)必须借助便利的漕运。

经济

都城周边必须经济足够发达才能满生活资源需要(不能全靠漕运)。

文化

汉族发源黄河流域,根在长江以北。还有就是定都南京的王朝都短命,我认为是敌人从北方南下抵达南京时都已经攻占了江南的大片平原,可以自给自足了,所以所谓的“长江天险”总是保护不了首都 。

都城发展

秦以前不必多说,长江流域较为落后,秦、汉、唐定都关中地区,唐以后关中凋敝,资源耗尽,无法再满足定都需要,在此期间长江流域开始发展起来,隋炀帝开凿了大运河打通长江、淮河、黄河等水系开始调集南方物资北运,因此从武后开始逐步转向经济繁荣且漕运便利的洛阳、开封,南宋被赶到杭州是迫不得已,朱元璋定都南京,但朱棣马上觉得不方便,迁都北京,所谓“天子守国门”,清建都北京更是准备坐不稳江山就拍屁股回东北。

北方地势较高,传统观念上,是中国龙脉汇聚之地;另外,北方的黄河流域是为中华民族的发源地,人杰云集,自古作乱者都是自北方而始,故设都而镇之。再加上当朝皇帝皆为北方人,为免水土不服,所以不管从战术上考虑,还是从战略上考虑,在北建都都是最佳方案

曾与北宋、辽国三足鼎立的西夏因何不入正史?

981年前的1038年10月11日,李元昊称帝,建国号大夏。宋廷上下极为愤怒,双方关系正式破裂。

北宋宝元元年(公元1038年),党项首领李元昊正式称帝,一个以独立王朝身份卓然而立的少数民族政权——西夏开始出现在中国西北的历史版图上。

春秋战国四大奇人;历代帝王都不将国都设在南方是因为什么?

李元昊

在纵观西夏历史时,最令我惊讶的是,它以弱小的实力,在长达190年的时间内,曾先后与同时代的宋、辽、金相抗衡,创造了独特的民族辉煌。不幸的是,它最终也没能逃脱“其兴也勃焉”“其亡也忽焉”的历史宿命,在蒙古大军的铁蹄下,这个王朝连同它的辉煌与梦想,统统湮没在历史的烟云中。

正史中很少有关于西夏的记载,这使西夏成为一个完全被遗忘的王朝,朦胧而神秘。

屠城背后的真相

大漠长烟,沧海桑田,时光用最温柔也最残酷的方式摩挲着历史,无论何其强大的王朝,其兴衰也仿佛只在弹指一挥间。

从夏景帝李元昊开始,西夏共出现10位皇帝。李元昊开国之初,能征好战,智勇过人,戎马一生,称雄一时。到了13世纪初,在蒙古军队的强劲攻势下,西夏已是英雄末路,到了夏末帝时代,这个民族的高贵头颅被蒙古人锋利的马刀齐刷刷地斩下。

同时,伴随西夏政权消失的还有西夏的文字、文化和历史,至于西夏的名字,蒙古大军也采取了“消灭”的措施,将西夏改称“宁夏”——意思是“安宁西夏”,这种相对含蓄的消灭方式,使我今天对宁夏的熟知远胜于西夏。此外,蒙古军队还将讲党项语、穿党项族服装、行其风俗者一律杀灭,西夏文明因此戛然消亡。那么,西夏诸地果真全部灭亡于屠城吗?

就这个问题,西夏专家史金波教授的回答是:这只是一个方面。他认为,党项之所以消亡,更重要的原因是,西夏亡国后,党项族作为非主体民族,处于弱势地位,在逐渐被同化的过程中走向消亡。

史书记载,西夏曾建有雄伟的宫殿、寺庙,但至今已荡然无存,仅留下断壁残碑和碑上日渐模糊的文字。走在交错的碑林中,触摸碑文上的西夏文字,字形方整,“乍视,字皆可识;熟视,无一字可识”,因为它源于汉字却又完全别于汉字。模仿这些字迹笔画,拓写到本子上,拿回北京向同事们展示,均连呼“天书!天书!”

在夹缝中崛起的党项族

西夏之所以神秘,与它没有“修史”有很大关系。元朝史官修了《宋史》、《辽史》、《金史》,唯独没有修《西夏史》。原因是,在宋、辽、金、西夏4个政权中,西夏势力相对较小,曾先后向其他3个政权俯首称臣。另外,西夏的语言文字较为难懂,修西夏史具有一定难度。

追本溯源,西夏远祖是我国西北赫赫有名的羌族。出土的商代甲骨文中便有关于他们的记载。发展到东汉,西夏已是有150多个部落的民族,居住在今天以青海海晏县西为中心,包括四川西北部和甘肃西部的广大地区,各自逐水而居,不相统属。西部与吐蕃相邻,西北部是吐谷浑部落。

隋末唐初,党项羌异军突起,逐步强大起来,“东至松州,西接叶护,南界春桑,北临吐浑,有地三千余里”。通过不断兼并,党项羌形成了细封氏、费听氏、往利氏、拓跋氏等8个部落,“大者万余骑,小者数千骑”,其中以拓跋氏最为强大。

唐末,由于黄巢起义中,党项族首领拓跋思恭等率部助唐有功,被册封为夏国公,赐姓李,并赐封其所率军队为定难军,统领夏、绥、银、宥、静五州之地(今陕西米脂、靖边等地)。

进入北宋以后,党项人依附当时最强大的北宋政权,继续拥有定难节度使的名号。公元982年,诏书放在了时任定难节度使党项人首领李继捧的面前。按照诏书,李继捧被迫交出祖上留下的夏、绥、银、宥、静五州,随后带领王公贵族们举族内迁开封任职。

这对于党项人来说,无疑是灭顶之灾,党项人由割据一方到成为一个独立王国的梦想,差点胎死腹中。

但历史并未朝着宋太宗的想象发展。宋太宗将李继捧养在京城,却漏掉了另外一条大鱼,那就是李继捧的族弟李继迁。

李继迁以葬母为名,轻易逃脱了宋人的控制,来到党项人的聚集地斤泽(今内蒙古伊克昭盟),召集旧部,积蓄力量,依附当时北方迅速强大起来的契丹辽,与北宋对抗。为取得与宋对抗的优势,辽对李继迁大加支持,把宗师义女嫁给李继迁,并助予战马3000匹,结成同盟。

公元997年,宋太宗病死,宋真宗即位后,立即下诏将李继迁梦寐以求的夏、绥、银、宥、静五州归还,还额外赐予李继迁夏州刺史、定难节度使的头衔。

李继迁和他的党项人,在契丹辽和宋朝的夹缝中重新开启建立独立王国的春秋大梦。但由于不听部下苦劝,李继迁在接受吐蕃首领潘罗支的诈降时为重箭所伤,年仅40岁的他于次年一月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人世。

建立独立王国的荣耀也不属于李继迁的儿子李德明。父亲去世后,他在辽宋的夹缝中同样以战争为手段,经苦心经营,确立了和辽、宋在政治、军事上三足鼎立的局面,但在其称帝梦想即将实现时,却因疾病骤然而逝。

而党项人的下一任首领李元昊,在历经了祖父、父亲两代人的奋斗后,愈加坚定了建国信心。公元1038年,李元昊正式登基称帝,党项人的千年建国梦,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番族:称谓背后有玄机

在对西夏建国的历史进行系统梳理后,我曾一度认为,西夏是由党项羌中最强大的部落拓跋氏建立起来的王朝。但近来我发现一些史料中却表明,西夏的主体民族与建立北魏政权的鲜卑拓跋氏关系密切。

实际上,西夏的主体民族,也可以说统治民族为“番”,音“弥”,即党项族。据历史资料看,西夏番族的社会习俗,如衣着、发式、婚姻、丧葬、复仇等方面都与羌系民族相近。《隋书·党项传》中记载,番族先民在北迁之前,“织牦牛尾为屋”,“牧养牦牛、羊、猪以供食”。西夏番族历来放牧牦牛,这是他们与羌系民族同系的例证。

虽然西夏的主体民族是番族(党项羌),但番族也表现出历史上多种民族成分的融汇现象,比如,他们与鲜卑之间关系密切。西夏番族中有鲜卑的成分。在西夏文《杂字》“番姓”中有“西壁”一姓,汉文史料中也记载西夏有西壁氏。在西夏人翻译唐代类书《书林》时,就用“西壁”译“鲜卑”这一族称。可见,“西壁”即“鲜卑”,鲜卑已从族称演化为番族的一个姓氏。

但鲜卑氏与旧时的鲜卑族相比,已发生了根本变化,由于他们长期与番族共同生活,已为番族同化。同时,鲜卑对番族也有影响,我查看了一份记录西夏民族世系的西夏文书,其中有早期番族与鲜卑族结为姻亲的记载。

另外,元昊为突出民族特点,也为日后称帝做准备,一改银州、夏州诸羌旧俗,效法鲜卑族的秃发习俗。

《宋史》及相关史料记载元昊“圆面高准,身长五尺余”。元代党项人后裔余阙记载当时的党项人,均面色黎黑,善骑射,有身长至八九尺者。可见,党项人大致的特征是:圆脸、高鼻、体壮,大多身材高大,与我们今天对北方汉子的审美观点大致相同。不过,当党项人与其他族人发生姻亲关系后,他们的习俗及相貌特征是否有所改变呢?

文章来源于网络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wuhu6.com/tianxia/991.html